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活着-[人物散文]

来源:真恐怖故事网    时间:2021-01-09




玲是我的一个朋友。一次,在同她聊天的过程中,我知道了她的过去。那是一段令她不堪回首的人生经历,充满着心酸和泪水。在她走过的漫漫长路中,曾数次想到了死亡,然而终究没有做到,因为在她的脑海深处,始终有一个信念,让她活下去,活下去......

      玲对我说,她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就是这个信念在脑海中存在着,究竟是一种什么信念,她自己也无从知道。玲还说,她就是一个行尸走肉,她不是为自己而活,是为这个信念而活,如果有一天,这个信念一旦消失,她也将会离开这个人世。

      那么,她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生活,让她会有如此的人生态度,如此的悲观厌世呢?这还得要从她出生的那一刻说起。

       1977年7月的一天晚上,狂风大作,雨点纷飞。在R市的某妇产医院内,一名女子正躺在产床上,满头大汗,口中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喊声,周围站着的护士也在耐心的安慰着妇女,“使劲......快了,再使把劲儿......,马上就不出来了......”,随着哇的一声,孩子终于出生了,令护士们惊讶的是,竟然是个双胞胎姐妹......

       一阵喜悦过后,躺在病床上的女子,眼里流出了伤心的泪水。女子的丈夫,在孩子要出生的前几天,不幸在一次意外中失去了生命。家里的顶梁柱倒了,让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在那样生活极度困难的岁月里,两个孩子,怎么能够让一个瘦弱女子养活的起呢?想到这里,女子更加的悲伤了。

       出院后,有人建议她,重新找一个男人,好养活两个孩子,她却说,重新找一个男人不一定会对孩子好的,况且这两个还是女孩子呀。最终,在一个朋友的建议下,她将大女儿送给了一位乡下的夫妇。

       在离开大女儿的那一刻,她哭得肝肠寸断,撕心裂肺,她怎么能舍得自己的亲骨肉呢?可是,与其让孩子跟着自己挨饿,还不如让孩子跟着一个好人家,好好活着。

       这个孩子就是玲。由于玲长的水灵可爱,深受养父母的喜爱。但喜爱归喜爱,玲的到来,却增加了这个家庭的矛盾冲突,而受害者只能是她自己。养父母本来育有一儿一女,生活还算过的去,俩个孩子基本上不会饿肚子。如今,家里又多了一张嘴,无疑俩孩子就要少吃了,更天水治疗癫痫病好医院何况,父母又对这个孩子呵护有加,俩孩子的怒火渐渐在心中升腾,怨恨、气愤统统集中在了这个不速之客身上。

       当养父母将玲抱入家门的那一刻,也就注定了玲命运多桀的开始。

       玲的到来,增加了这个家庭的负担,父母只能拼命干活,才能支撑起全家人的生活。每天,天刚蒙蒙亮,父母就扛着农具下地干活去了。家里就剩下了玲和她的哥哥和姐姐。父母不在家,哥哥姐姐就百般的虐待妹妹。哥哥用手拧玲的小腿,妹妹打玲的屁股,疼的玲哇哇直哭。看着玲痛哭的表情,兄妹俩得意地笑着。然后,他俩一块儿出去玩耍了,留下玲一个躺着床上大哭。

       兄妹俩玩累了回来,看到玲脸上挂着泪珠,香甜地睡着了。妹妹狡猾地看了一眼哥哥,哥哥点点头,然后,妹妹用一个指头使劲地在玲的肚子上戳了一下,沉睡中的玲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哥哥赶忙拿了一个馒头,在玲的眼前晃动着,玲看到馒头不哭了,伸着小手唔唔地嘟囔着,似乎是饿了,想要吃,可哥哥就是让她始终够不着,看着干着急,自己咬上一口,嘴巴嚼着馒头,睁大眼睛看着玲,故意气着玲。

       可怜的玲啊,饥肠辘辘,却不能得到哥哥姐姐的喂食,还要遭受他们的百般虐待。唯有父母在家的时候,她才能吃上一口饭,喝上一口水。尽管父母知道俩孩子虐待玲,但除了说上两句,还能怎么样呢,毕竟这俩是自己的亲骨肉呀。

       转眼间,玲三岁了,可是,她的身高和体型却比同龄的孩子矮的多瘦的多。三岁,正是跟在大哥哥大姐姐屁股后玩耍的年龄,可是玲却没有这样幸运。父母仍旧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当看到哥哥和姐姐在一起玩的时候,她也走过去想一起玩,哥哥或者姐姐就一把把她推到一边,或者就是把她推到在地,然后看到她委屈地哭了,就笑着跑开了,而玲呢,只能在原地哭着,哭完后,孤独地回家里去。

       哥哥姐姐都有玩具,但从来没有让玲玩过,即使他们出去玩耍了,也要将玩具藏起来,让玲永远也找不到。玲很识趣,也从来不去寻找,去翻哥哥姐姐的东西。

       虽然玲遭受这样的待遇,但她却很懂事。每当养父母种地回来后,她总是先搬个小板凳,让养父母坐下休息,然后爸爸妈妈的叫个不停。哥哥姐姐出去玩耍了,她却总是跟在养母的身边,帮着干干力所能及的事情。养父回来了,哥哥姐姐抢着问父亲要好吃的,她却给养父捶背,打洗脸水。
郑州癫痫治疗多少钱r>        到了上学的年龄了,养父母把玲送到和哥哥姐姐一所学校去上校,希望哥哥姐姐好照应妹妹。可是,这个兄妹俩,不但不照顾妹妹,还在学校散布谣言,说玲不是他们的妹妹,是她的父母在外面捡的野孩子。这样的谣言,让玲受尽了委屈,受尽了同学的羞辱。一次,在校门外,玲遭到其他的同学的欺负,而经过的哥哥姐姐像个没事人一样,连瞧一眼都没有,径直地走过去,玲的痛苦呼喊声,像风一样从他俩的耳旁飘过。

       回到家中,玲没敢告诉父母今天发生的一切,而是一个人躲在自己的房中,趴在床上痛哭。她恨她的生母,为什么没有把妹妹送人,而把她送人呢。她恨她的养父母,当初为什么要把她抱来,让她受尽哥哥姐姐的嘲弄,受尽同学们的欺负。她想到了离家出走,可是,前路茫茫,一片黑暗,她该往哪里走呢,她只是个孩子,她没有能力走出去,走出这个让她既爱又恨的家。她想到了死,可是,她死了,养父母怎么办,毕竟她们把她养活这么大了。她今后的路在哪里呢,她该何去何从呢......

      在玲十岁那年,一天中午,玲一家人正在吃饭。一个女人出现在门口边,手里提着提兜,里面装着孩子爱吃的食品。一家人都抬起来了头,养父母一看来人,愣了一下,突然脸上露出笑容,赶忙迎上前去,招呼来人进屋就坐,回头给玲说,这女人是玲的亲生母亲。

      当玲听到眼前这个女人是她的亲生母亲,她呆在那里了。片刻,她像疯了似地,将自己的亲生母亲往门外推去,嘴里歇斯底里地喊着:“滚――,滚――”然后,掩着面跑进自己的屋里去了。

      养母看着玲跑进屋里,愁容满面地对着女人说:“抱歉啊,我没能照看好孩子,对不起,先进来说话吧。”玲的生母被女儿的这一举动惊住了,心中也隐隐的作痛。生母跟着养父母缓缓走进来,坐在了桌子旁。两个孩子很知趣的走开了。

     “让你们受累了,对不起啊!”生母歉意地说。

     “说哪里话啊,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们一直把她当亲闺女养活着。”养母客气地说道。

      “十年了,我却没有来过一次,你们辛苦把她养这么大,我真的不知道该――”说着生母就往地上跪,养父母赶忙把她扶住。

      “不要这样,当时你那种情况,我们也是知道的,你这是何必呢。好了,去看你闺女吧。”养母安慰着治疗癫痫较专业的医院说。

       生母悄悄地推开玲的房门,轻轻地走了进去。玲趴在床上,脸深深地埋在两胳臂里,仍旧在哭泣着。

       “玲――”生母伸手去拍玲的肩膀。

      “走――,你走――”玲翻身坐了起来,满脸的泪水“我不想见到你――”

“玲,你听妈妈说,妈妈也不想,只是――”母亲哽咽住了,泪水悄悄地滑落到脸颊上。

        玲一下子在扑到妈妈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妈妈声泪俱下地跟她讲述着过去的事情。

        屋外,养父母都低着头,偷偷地抹着眼泪。

        自此,玲知道生母没有抛弃她,仍旧在爱着自己。在以后的数年内,生母会不定时的来看她,给她带些吃穿用品,也给养父母及两个孩子带些东西来。

       转眼间玲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而她的哥哥姐姐也相继成了家,都搬出去住了,也许是养父母对玲的偏爱,致使哥哥姐姐对父母都很冷淡。自从他们成家搬出去后,就未曾回来看自己的父母。甚至于一个电话都懒得打,这很让父母伤心。直到养父母去世,他们也没有回来过一次。

       家里就剩下养父母和玲了,每当玲看到父母伤心的样子,心里就隐隐的痛。她从心底发誓,不管以后自己怎么样,绝不会像哥哥姐姐那样对待父母,一定要让父母过好晚年。玲为了能够照顾养父母,迟迟不肯找对象结婚。养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们知道,玲这是为他们好。但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养父母也开始着急了,希望给玲找一个好婆家。

      不久,玲的邻居给玲介绍了一个对象L,是城市里的一个独生子,人很老实,家庭也殷实。玲一开始是不喜欢L的,因为这个人是独生子,家里一直宠着他,他在家里啥事都不做。可是,自己的养父母却认为这很好。对于农村人来说,嫁给一个老实本分的人,能够好好过日子就足够了。

      虽然,玲有一百个不愿意,但是,为了让父母安心,她最终还是违心的同L结婚了。

      这场婚姻,让玲再一衡阳治癫痫比较好的方法?次陷入了噩梦的深渊。

      丈夫因为是个独生子,长期在家中娇生惯养,从来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结婚后,更是在家中啥事都不干。每天,当玲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的时候,面对的是冰锅冷灶,凌乱不堪的房间,而丈夫却悠闲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无奈的玲,只能亲自下厨,给自己和丈夫做饭。做完饭已是八点多钟了,然后亲自把饭端到丈夫的面前,自己才能够吃上热饭。吃完饭后,玲还要收拾碗筷,收拾房间,等这些做完了,就九点半,只能匆匆上床睡觉。

      看着丈夫这个样子,玲也劝过丈夫,可是丈夫要么敷衍了事,要么冷眼相向,甚至于一次将玲恨恨地揍了一顿。

      丈夫整天这个样子总不是办法。无奈,一个星期天的早上,玲来到公公家里,向公公和公婆说了情况。令玲没有想到的是,公公和公婆不但没有批评儿子的意思,反而将玲大骂了一通,数落了一番,让玲对这一家人彻底地绝望了。

       当丈夫知道玲到自己父母跟前告状后,开始对玲拳脚相加,更是有恃无恐。从此,三天一吵,五天一打,便成了玲婚姻生活中的一部分。

      婚后没有几年,玲的养父母和生母相继去世了。每年清明节和养父母生母的祭日,玲都带上她的儿子,给养父母生母上坟。在坟前,向养父母生母诉说着自己婚姻的不幸,诉说着自己遭到公公和公婆的白眼。

      随着婚姻生活的继续,玲和丈夫的话越来越少,两人在家里形同陌路。

     如今,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却好似不想干的两个人住在一起。玲也曾经想过离婚,但她想,自己解脱了,而孩子怎么办,她不想让孩子生活在单亲家庭里。

     玲曾经在她的空间里说:孩子现在是她唯一的亲人,也是她活着的唯一希望。只要孩子能够好好的活着,她就要好好的活着。

     我想,玲活着的信念,以前也许是父母的养育之恩所支撑,如今,也许是儿子的存在所支撑。玲,为了孩子,也为了你自己,好好活下去。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 wx.kzmau.com  真恐怖故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