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清 明 雨-

来源:真恐怖故事网    时间:2021-04-05




    清明──鬼欢乐的日子──人忧愁的日子。忧愁的日子里总是阴云密布,压抑得人有些透不过气来……
    高鸿一家四口人来公墓区给父母扫墓。父母是吵架吵死的,吵了一辈子的架,受了一辈子的罪,然后就稀里糊涂地先后钻进了坟墓,了结了毫无意义的一生。父母临终前都留下话来,千万不要把他们合葬,免得到了阴曹地府接着吵。
父亲的左邻是一座没有墓碑的荒坟,不知是那里来的孤魂野鬼,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埋在这里的,从来不见有人来给上坟。母亲的右舍是一座新坟,从墓碑上镌刻着的碑文来看才是个十四岁的女孩,一定是个可爱的孩子!但奇怪的是立碑人只刻着女孩父亲的名字,而没有母亲的名字,应该说母爱对于孩子来说是最珍贵的。
    哎!每一座坟墓下面,都埋葬着一个沉甸甸的故事……
    高鸿本想按现代文明的扫墓方式给父母的坟头各献上一束鲜花,但遭到妻子的坚决反对。妻子是个“迷信罐罐”,她理直气壮地说:“鲜花不能吃不能喝更不能花销。顶个屁用!”
    妻子按老规矩摆上香火蜡纸、吃喝供品,然后将纸钱分成四沓,让全家人分别给两位老人烧纸。高鸿不屑一顾地说:“谁烧还不是一样?非要人人过手?”
    妻子嘴一撇说:“谁烧的就是谁的孝心!连这点规矩都不懂,亏你还是个有文化的人!”
    高鸿苦笑一声说:“按你这么说,谁烧的是不是还得写上谁的名字,要不然先人们不知道!”
    妻子一下子翻脸了,指着高鸿的鼻子骂道:“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了不起?我好心好意为你好,你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歹……”
    扫墓的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个转过头来奇怪地看着他们……湖北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别吵了!吵什么吵?”儿子气得吼叫起来。
    女儿也急忙劝架说:“爸、妈、你们在家里吵还没吵够,又跑到坟地上来丢人现眼!”
    妻子一扭屁股气冲冲地走了,儿子和女儿也转身走了,把高鸿一个人孤零零地撂在坟前。他不由地长叹了一口气,看来他和妻子也会像父母一样吵到坟墓里去的……
    命运啊!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安排?相爱的人朝思暮想,望穿两眼,却连做梦也梦不见;相恨的人却厮守一起,互相折磨,低头不见抬头见。
下雨了,迷迷蒙蒙的清明雨淅沥淅沥地下着,淋湿了他的头发、淋湿了他的衣服、淋湿了他的心情……他不由地想起了《三月里的小雨》这首歌。

    三月里的小雨淅沥沥沥,
    淅沥淅沥下个不停。
    山谷里的小溪哗啦啦啦啦,
    哗啦啦啦啦流个不停。
    小雨为谁飘,小溪为谁流,
    谁带我去追寻?
    追寻那一颗爱我的心……

    高鸿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忽见一位穿着鹿皮茄克的中年人和一位漂亮的姑娘来到他父亲左邻的那座荒坟前,中年人看着有点面熟,但一时想不起来,而那位姑娘── 一双秀丽而深邃的眸子在他的眼前一闪,天啦!高鸿差点儿没叫出声来!这不是他二十多年前的同学凌雁吗?只不过那时候的凌雁扎着两把刷子(红卫兵的流行发式),而眼前的这位姑娘却留着披肩秀发。虽说是世界湖北看癫痫正规医院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但他绝对忘不了那一双秀丽而深邃的眸子……
    凌雁是他高中时的同学,他是高三一班,凌雁是高三二班。那还是“文革”时期的事了:国庆节的晚上,月亮像个大银盘一样遥遥地挂在天边,夜色像水银一样倾泻在校园里。学校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在操场的舞台上演出:大合唱、小合唱、群口词、对口词、天津快板、三句半,还有舞蹈《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红卫兵们伸胳膊蹬腿,震得舞台摇摇欲坠……
    “下一个节目:独舞《蝶恋花》”。报幕的红卫兵话音刚落,高鸿的笛子就吹响了,他是宣传队的管乐手。随着婉转悠扬的笛声,就见凌雁红妆素裹,翩翩起舞,一会儿杨柳轻扬,一会儿轻云直上,一双秀丽而深邃的眸子,在皎洁的月光下顾盼流彩,闪闪发光……

    我失骄杨君失柳,
    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
    问询吴刚何所有,
    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
    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忽报人间曾伏虎,
    泪飞顿作倾盆雨……

    你说巧不巧,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彩蝶翩翩飞来落在了她的头顶上,顿时台上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那天晚上,最好的节目是她的独舞,最棒的伴奏是他的笛子儿童癫痫病什么症状? 。她那双秀丽而深邃的眸子向他投来深情地一瞥,他不由地颤栗了一下,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美丽动人的眼睛……
    他想起一本书上说过:眼睛是心灵的窗口,眼神是无声的语言。贾宝玉与林黛玉初次见面第一眼就觉得似曾相识,渥纶斯基和安娜•卡列尼娜第一次相见,双眼便碰撞出爱的火花。从那天晚上起,那一双秀丽而深邃的眸子就像磁铁一样吸引着他,无论校内校外,无论排练演出,他到处搜寻着那双眸子,而那双眸子也在无时无刻地搜寻着他。他知道他们已经深深地相爱了,但在那个“革命理想高于天”的年代里,谈情说爱是“封资修”的东西,是被打倒的对象,是灯蛾扑火,自取灭亡。所以他们只能默默地用眼睛来说话,用眼睛来交流,用眼睛来传情,用眼睛来相爱……
    洪洪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开始了。他被分配到生产建设兵团,而她则去了一个偏僻穷困的山区插队。分别的时候,他特意为她买了一本封面上印着《蝶恋花》烫金大字的日记本,扉页上还专门为她提了一首《蝶恋花》:

    我奏管乐君起舞,
    婀娜多姿,玉容群芳妒。
    顾盼流彩飞双眸,
    蝴蝶翩翩采花露。

    风狂雨骤云水怒,
    滚滚红尘,望断天涯路。
    一别音容两地书,
    花落蝶飞无寻处。
   
    嘀嘀嘀、嘀嘀嘀……山坡下传来一阵阵小车的喇叭声惊起高鸿的回忆。他兰州哪里的癫痫医院好抬头一看,那位穿着鹿皮茄克的中年人望着他微笑……
    “你是……”高鸿觉得中年人有些面熟,却怎么也想不起他的名字来。
    中年人微笑着说,我是你的老同学黄腾飞啊!
    高鸿第二次差点儿没叫出声来!大千世界啊,你有时候大得无边无际,有时候小得犹如弹丸之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黄腾飞正是他当年的“传信使者” ──将那个《蝶恋花》的日记本转交给凌雁的人。当时他没有勇气亲手交给她,黄腾飞和她一个班,又和她同去一个地方插队。他记得黄腾飞当时用一种奇怪的眼光望着他,嘴角上似乎还挂着一丝嘲讽。也不知他转交了没有,反正从此便没了凌雁的音信……
    嘀嘀嘀、嘀嘀嘀……山坡下又传来一阵阵小车的喇叭声响。
    “爸、我妈在车里等不及了,我们赶快走吧!”黄腾飞身边那个生着一双秀丽而深邃的眸子的姑娘催促他说。
    高鸿一下子呆住了,凭着第六感官他知道小车里坐着的一定是凌雁!而眼前的这位姑娘一定是她的女儿!他和凌雁已经有二十多年没见过面了!
    黄腾飞和他握手道别。他一把拉住黄腾飞问:“凌雁可好吗?”
    黄腾飞怪异地看了他一眼,指着那座没有墓碑的荒坟说:“她早已经躺在那里面了……”说完便匆匆地带着女儿走了。
    高鸿第三次差点儿没叫出声来!他呆呆地望着那座没有墓碑的荒坟,老半天都没缓过神来……
    雨越下越大了,绵绵不断的清明雨嘀哒嘀哒地落在他的头上,落在他的脸上,顺着他的两颊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
    他死死地定在那里,就像是一座无字的墓碑。

© wx.kzmau.com  真恐怖故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