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隔壁家的龙猫纪实

来源:真恐怖故事网    时间:2021-07-09




 人大抵是这世界上最脆弱的生物吧,比自然界的万物都要更脆弱的存在———周想。

  自小学的那次绑架事件后,我便成如同博物馆中的古物,被陈设在玻璃罩子中,那是来自于我母亲带有愧疚的爱,当这种愧疚过于强烈之时,便会化为一种恶意。

  十年如一日,我的身后像噩梦般的跟着两个保镖的黑影子,他们把我从孩子的世界中孤立。

  忘记了是从何时起,我不与母亲以外的人交谈了。我可以感受到周围人对我的友好,从他们呼唤我的名字的时候,从他们的笑容中,但是我依然做不到融入他们中间。每每有人从背后碰我的时候,我都会害怕,十多年前的可怖经历在我的脑海中像电流一样的刺过。

  我能听见,大家谈论我的声音。

  遇见洛音,是在图书馆的阅览室里。

  我喜欢阅览室,喜欢书架与书架之间的空隙,我可以与书交流,它们寂静无声的望着这个世界,等待着有人将它们捧在手里,从而使它们的信息得以传递。

  洛音也经常在这里出现,她和那些书一样,寂静无声,埋头于心理学的著作中,我很好奇她是否也跟我一样,埋头于其中,寻找着自我救赎的方式。

  很长一段事件,几乎是整个大一期间,我都不知道她的名字。

  大二那一年,阅览室开门的第一天,我又在书架间看见了她,不同于以往的擦肩而过,这一次,她急匆匆的向我走来,表情中带着迫切的惊慌与一丝尴尬,“请不要跟小米讲话。”她用几乎要哭出来的语调说。

  只有最纯洁善良的孩子,才能看见龙猫哟———小米。

  我今年高三,为了方便通勤,抓紧时间备考,我搬到了一位有钱的叔叔家。

  我喜欢梳双马尾,喜欢穿超短裙,喜欢粉色的东西,喜欢童话故事,喜欢宫崎骏的龙猫。至于讨厌的东西……我讨厌叔叔,他总是让我做这做那,仿佛我是他家的保姆,而不是一个备考生,他还总说我的父母已经死了,这怎么可能呢,我每个周末都会回家,和爸爸妈妈还有姐姐团聚。

  我的邻居是一位名叫周想的大学生,他总是一个人在家,那个人真的很有趣,再也没有比黏着他更好玩的事情了。

  有一次和他一起走,风把我的裙子吹了起来,明明应该是我脸红嘛,这个家伙却商洛癫痫哪里治最好比我还害羞,脸红得像是柿子似的。

  有的时候我不愿意呆在叔叔家,就会去他家里学习,他的学习成绩真的很好,不管我问他什么题他都解得出,而且我看过他写的东西,他是个很有文采的人,能有这样的大哥哥住在隔壁真是太幸福了。

  还有还有,我曾经救过一只流浪狗,好像是被车撞到了,肚子出血了,我们一起把小狗送到了兽医那里。虽然救活了,但是小狗一直不肯吃东西,身子特别弱,小狗死去的时候,我们都很难过。为了安慰他,我还亲手缝了一只颜色一样的布绒小狗给他。意外的是,他居然抱住了我,抱了许久许久,也沉默了许久许久,他的手很凉。

  “周想哥哥,你知道吗?我最大的愿望是能看见一次龙猫。”

  “小米的话,一定能看到的。”他揉了揉我的头。

  我把我背包上的龙猫卸了下来,挂在他的钥匙上,“哥哥你也一样哦!”

  那样的幸福一直持续到了寒假。寒假快要结束时,我收到了一封信,来自一个名叫洛音的女人。洛音这个名字我并不陌生,我总是会在我的房间里看见一些属于洛音的东西,一些书和本子上写着洛音的名字,我想,她大概是住在这个房间的前一个人。直到那天我收到了她的信,我才感觉到了恐惧,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进来这个房间的,前一天晚上我房间的门和窗明明都锁得死死的。

  或许她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她就像一个幽灵,监视着我的一切。

  信的内容:

  不要再缠着周想了。

  幽灵情敌吗?

  我讨厌新月,尽管她是夜晚苍穹中最美丽的弧线,但是在那光亮的另一边,黑暗的部分却占了更多。小米是那条光亮的月牙,我则是阴影———洛音。

  周想和小米已经越走越近了。

  我看见周想钥匙扣上的龙猫,明明是应该挂在我背包上的龙猫,一定是小米送给他的。

  小米并没有察觉我,就像是望着新月的人是不会在意月亮另一侧的黑暗,他们会把那一弯月牙当成一个单独的物体,而不会想到,月亮本是圆的。

  究竟要不要告诉小米真相呢?还是保持现有的状态才会幸福,如果真相大白了的话,整个月亮都会变成黑暗的吧?

  托小米的福,我四年来第一南昌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医院次主动开口与人搭讪。

  “请不要跟小米讲话。”我对周想说。如果没有人与她讲话的话,她就会消失了吧?我这样想着。

  “你认识小米?”他反问。

  “嗯。”

  “哦,那为什么不能跟她讲话呢?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啊!”

  “她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我说完,便跑开了。害怕吗?害怕被否定,被厌恶。

  周想并没有理会我所讲的话,在他眼里,或者不光是他,任何一个人听见这样的话都只会把我当成一个疯子吧?

  小米和周想的关系越来越好了,而我依然只是在阅览室里与周想擦肩而过,默默的注视着他,不敢多说什么。

  在这期间,他问过一次我的名字。

  难得的交谈。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洛音。”

  而后便没有了话语。

  图书馆闭馆的前一天,我第二次主动与周想交谈,“和小米在一起时,开心吗?”

  周想笑着点点头,“你真的应该与她多多接触,或许她能拯救我们也说不定。”

  我也跟着开心起来,“那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啊。”

  “一直想问,你是怎么认识小米的呢?”

  “你看过《龙猫》吗?”

  “看过,被小米缠着看了好多遍,小米每次看都会感动得哭出来呢。”

  “最先看见龙猫的孩子,就是小米啊。”

  “哈哈哈……”周想笑了起来。

  往往完全相反的两种事物,会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周想。

  看《龙猫》的时候,小米会哭。我并不能理解,只觉得那是个温馨的故事,并没有令人难过的情节。

  有一次,我问她,“你为什么会哭?”

  一行眼泪从她的眼眶滑落,滑过圆鼓鼓的白皙的脸,“我不知道,只是心很痛很痛。”她用手死死的抵在胸口。

  后来我才知道,流泪的,其实是洛音。

  洛音眼下有一颗痣,很淡的痣,不刻意看的话是不会发现的,小米的眼下也有一颗宜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一样的痣;小米把双马尾放下来,静静的坐着的话,就会让人以为那是洛音;小米说她喜欢龙猫,洛音的很多东西上都挂着龙猫的挂饰;小米为我缝制小狗的时候被针扎伤了手,洛音的手指上贴着创可贴……

  除去性格上的巨大反差,她们最大的不同只有年龄,小米比洛音小四岁。

  小米,是四年前的洛音。

  第一次尝试着主动关心别人,为了小米,更是为了洛音,我叩响了邻居家的门。

  “真的是不愿意收养那个孩子,并不是我狠心,而是她实在是一个怪孩子。”洛音的叔叔说:“她的家人在一场车祸中过世,过继到我家来。处处照顾着她,争取能像她父母一样,不会让她感到太寂寞,然而她却一句话都不说,直到最后,供她上了大学。”

  “上了大学之后,便越发的奇怪,每天早上七点起床,打扮成高中生的样子出门,半个小时后回家,又换成了她平时穿的衣服,去上大学,晚上也是,先回家,变成高中生的样子,出去转悠,在高中生下晚自习的时间回家,我们全家都有些害怕那个孩子了。”

  人格分裂吗?

  那为什么是在上了大二之后,而不是在家人过世时?洛音是知道自己的另一个人格的,为什么又不肯告诉小米呢?

  周想是个大笨蛋———小米!

  “你认得洛音吗?”周想忽然问我。

  我将洛音留给我的字条拿给周想看。

  周想笑了笑,“你真的不知道她是谁吗?”

  我摇了摇头。

  “我带你去找她吧!”

  “我没有理由去见她啊?我们又不认识。”

  “你难道不想知道她是怎么进你的房间的吗?”

  “不,我不想知道。”

  周想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扯下我头发上的发带,我的头发散了下来,他拿过放在一旁抽屉里的木梳,轻轻的为我梳着头。

  就在他要把我带到镜子前的那一刻,我一把甩开了他,夺门而出。那一刻,我不相信周想。

  我没有逃回家,我不知道应该去哪儿,那天下了大雪,我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跑着,根本没有理会身后周想叫我的声音。

  他癫痫湖南比较好的医院在喊着,“洛音,洛音!”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竟然跑到了周想大学的图书馆门口,望着门上挂着的巨大锁头,我哭了起来。

  明明就是放假时间,门上挂着锁头又有什么值得难过?但是那把锁对于我,仿佛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寒假的记号,而是躲藏游戏的终点。

  周想抱住了我。

  “我有家的,有爸爸、妈妈,还有姐姐,我只是为了备考才住在叔叔家的。我在上高中,学校里还有好多好多的朋友……别告诉我,别告诉我……我一无所有啊!”

  我终于明白了自己在看龙猫的时候为什么会心痛,因为那就是我的童年,想回也回不去的童年……

  自然是不会凋零的———洛音。

  “你并不是一无所有,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周想抱着我说。

  在家人死后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每天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上网和网友们聊天。小米是我的网名。

  离开了曾经居住过的地方,现实中的一切都成了陌生的存在。当我的同学、老师、亲戚、邻居……当所有的这些人都在怀着同情的眼光望着我的时候,只有我的网友不知道我的灾难。

  就在那时,我制造了小米,我告诉我的网友们,我是因为备考才住在叔叔家。和现实中的我不同,网络中的我开朗、快乐、幸福、无忧无虑……

  比起洛音,我更喜欢小米。

  和网友们聊天是我逃避现实的唯一方式。

  当我以为现实中的自己不会再有任何感情的时候,我遇见了周想,他和我一样,寻找着自我救赎的方式。

  就在这时,小米真的出现了,大概只是因为无法用洛音这样的面孔去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小米的话,一定会更受男生欢迎的。

  我只是想要接近周想,却不曾想过,小米竟然能做到离他那么近,我一度感到恐惧,我害怕周想会知道真相,害怕周想会讨厌我,我希望小米可以停下来,然而她却挥之不去。

  一切的徘徊与挣扎过后,真相大白。只是我发现,是小米,救了我们两个人。

  春天,我和周想一同坐在开往乡下老家的火车上。

  周想说,这次他第一次出远门。

© wx.kzmau.com  真恐怖故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