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我的六月我的童年_散文网

来源:真恐怖故事网    时间:2021-08-28




的是贫穷的,丝毫没有感到卑微,童年又是的,在中度过,我的童年里有许多离奇曲折、有趣精彩的,我的六月,我的童年里的故事多多。经过童年的岁月磨砺了我的毅力,磨砺了我的成年后一直秉承着做人的正直、愊实、标榜。

——题记

想起六月的季,有时就叫我联想到我的六月我的童年。

今年我们这里已经有数月没有真真正正地下一场好好的透地雨了,收割后的们,又到了该下雨的时刻,农民们每天都是关注天气预报的内容,老天到底啥时候下雨,没有人知晓,玉米播种亦是早该下地了,可是土地干裂的都是能够伸进去五指了,原先水浇地的地方,现在看看井里的水就是无需赘言的了,清澈见底,没不过膝盖,如何浇地?俗语:六月连阴吃饱饭。真是难得的六月雨。

靠天吃饭的农民们,虽说都是电气化水浇地,望着没有水的枯井里不是干着急吗?心里干上火。有钱难买六月雨,虽说阴历是五月,但是阳历已经是六月了,再说了今年是闰月的。农民们喝水都是成问题的,那里还有心思浇地?今年的干旱不是很长,可是这可是炎热的季,蒸笼的季节,那里还能承受住数月的无雨。( 网:www.sanwen.net )

在我的力一直没有干旱的六月 。一场六月的大雨过后,我光着上身,下身只穿条裤衩,光着脚丫子,跟着大人去玉米地里去补种玉米苗了,那时候干活都是在生产队里干活,生产队里干活的大人都是挣工分的,小是不到挣工分年龄,是没有资格的,严格的说,小孩子是上学的年纪,也不会叫你去挣工分的,哪有的活?嗨!就是偏偏就是有,凡是都有个例外,就是一场透地雨后,玉米苗子生长不齐,不得不移挪多余的苗子来去栽空间大的地方,叫作补苗,只有在这个时候,儿童的我才会有机会陪着大人去挣工分的,在大人堆里像个人楔儿,小孩子人小,个子矮,在大人的一番指点下,去按照大人的样子一趟一趟地移栽玉米苗子,有时候,大雨过后,还是阴天的,不用浇水,有时候一天下来比成年人移栽的还多呢,我们腿脚灵活,移栽起来方便好玩。有时候挖坑不用手,用脚后跟往地上用力一踹,就是一个坑,把刚刚从稠密的棵中提上来的苗子在脚踹下的坑里栽上,陪上泥土后再用脚踩一踩好严实。有时候我们男孩子内急了,就对着刚刚栽上的玉米苗子浇上尿(sui)的,还振振有词,取其名曰:上天然尿素化肥。

人家说孩子小,干活一阵子,就失去了耐性子,想走,大人不让走,没有到队长喊收工的时间。我只好“熬”了一天,满腿子都是泥,胳膊上也是泥,脚丫子有时候被泥沤的直痒直痒的,有时候,累的我直喊腰痛,这时候就批评说,小孩子没有腰的,不能说腰痛的,说归说,我还是感觉到腰痛些,到了队长喊收工的时候,我是高兴极了,谢天谢地,总算熬到收工了,我跳跃着,吆喝着,唱着,解放了,解放了,腰痛的感觉霎时烟消云散。我们一路小跑地直奔河汪,到了河边裤衩子也不脱的一个猛子扎进去(天热,来不及脱去裤衩子,洗完澡上去后,穿着裤衩子跑着玩,在阳光的照晒下,又会在不知不觉中干透了),像个泥鳅一样的游了很远很远的,好个惬意,一个字“爽”,洗去疲劳,洗去泥腿,泥身,别提多高兴了。一天移栽苗子才挣工分三分的。一天挣六分,劳力八分。到了晚上的大人浑身洋溢着高兴劲的。因为他们的孩子也是有用的了。

在我的记忆力六月的天气里,连阴的较多,有时候暴雨一过,天气还是阴沉沉的,天空乌云密布, 将要下雨还没有下的的时候,我就和其他们肩上挎着篮子,赤个脚丫子(那时候家里贫穷,属于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岁月。根本舍不得穿鞋,其实也没有钱去买胶靴的,般大的孩童成天都是赤脚,只有干天干地的时候才可能去穿鞋的,没有人感到贫穷的差异。)就匆匆的上山了,漫山遍野的孩童们都是去捡拾地脚皮的,地脚皮黑黑的,小小的,像个现在的优质的黑木耳一样大小,软软的,有的晶莹剔透的,有的黑黑发暗的,有圆圆的,在草丛边,在山的石头蛋缝隙边,据说是烂草什么的细菌长成的,捡拾一上午的,都是能够捡拾够吃上两顿饭的,到家里母亲在泡在大盆里一遍又一遍的淘洗干净,烧汤喝,到嘴里滑滑溜溜的,润润的,有一种泥土的清香,香极了,有时候,但不能够干炒的,干炒就会缩水,口感涩干。如若能够炒上鸡蛋,那绝对是香的没法形容了,即使现在去词典了去查找到所有的形容“香”的,也不足以诠释尽那时候的特有的喷香味道。现在的地脚皮成为星级酒店里的上等佳肴。现在想起来,我少儿时代的口福蛮深的。

地脚皮只有下雨后的天气里才能够俯拾到,只要天晴的时候,一般的都是没有的,炙热的阳光烤着大地滚烫滚烫的,别说有地脚皮了,就是有早已烫化的无影无踪。亏着没有,即使有,也不是能够成天吃的,老年人说,地脚皮是凉性的食物,多食后容易拉肚子,腹泻,腹痛等病,吃多了会造成很大的麻烦的。

每到六月的天,我老家的公路南侧就是一条长长的河流,一般的时候一年四季都几乎没有间断过水的,特别是雨季的时候,南面的大山的洪水泛滥,通红透黄的河流倾泄而下,浩淼的河水漫过玉米田地,一望无际的淼茫白白的一片,麦茬草,棍棒柴火,西瓜,苗秧子等什物的被洪水冲的漂泊在水面顺水直下,流向水库,然后又漫过水库,流向大河直奔京杭运河的河流,每到这个时候,大人们都是身上只穿条裤衩子,手里拿着家什在河沿上着捞取漂浮来的物品等,有拿竹竿的,有拿长钩子的,有拿网兜的,有拿水桶的,有拿网绰子的,有时有大鱼飘浮来,都会互相争抢着捞取,谁捞着是谁的,还有西瓜的,甜瓜的,木头棒的,筐子的,几乎能够漂浮的家什,都是有的。大沿上都是站满了男人,有大胆的男人去捞取物品的时候,有心急的水性好的,早早地下水游捞东西的。一连几天的洪水泄流。到了洪水流速缓慢的档口,我治痫病的专科医院就是敢下水的,我的游泳水平在少孩时代还算是较好的,小孩子们都是看着我的,我就穿着裤衩子下水游过去捞取一些漂浮过来的物品的,尽管没有捞取有价值的物品,但是心里还是高兴一番的。

数天后,河水下降,静静地河水开始有些清澈,我和伙伴们都是下水去嬉戏,逮小鱼的,拿着渔网去在鱼泛花的地方猛地去攨上来,有时一上午的工夫,能够逮着好几条鱼呢,我们玩的起兴,直到家里大人来喊才依依不舍地回家吃饭。

整个六月开始,我和伙伴们,每天不到河里游上二三次就算是没去,就算不清凉,就算不过瘾,就算不解馋的。整个,我和伙伴们上身都是被阳光晒的黑黝黝的,浑身像个泥鳅一样的滑溜。

记忆的六月里是打水仗的日子。山上洪水过后,河水由红黄色的变成清澈透明的清水,静静地从西往东慢慢地流淌着,河水的清净,给我和我的伙伴们打水仗创造了最佳时机,吃过早饭,我和伙伴们相约一同到湖地里割草,我们先是飞快地割草,尽快的割草,粪箕子割满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脱光衣服跳进河里洗个澡,泡个痛快,舒服,扎猛子比谁潜水时间长,游距离看谁游的长,我们游累了在水里仰卧的游比较放松些,我们一口气能够仰卧游很长很长时间的,在游泳的最累的算是用脚去踩水了,那样必须用力去快速的踩,否则会下沉到水底的。踩水有好处的,我们能够双手高高举起衣服什么的,过河轻轻松松的过去的。

打水仗是我们洗澡的嬉戏的项目之一的。用手掌向前推水,能够推四五米远的,互相的推水,看谁能够成为胜利者,失败者一不小心就是能够呛进口里水的,有时候呛的对方投降承认输为止。有时失败者首先潜入水底逃之夭夭的。有时候,我们打水仗用泥去打,潜入水底用手挖起一把薄泥巴互相的往对方的脸上塞过去,看谁的脸上被糊的泥多,万一躲防不及时,对方的眼睛都是被泥给糊上的,这个时候我们都是最为发自内心的爽笑。周围围观者也是很自然的哈哈大笑。

在水里骑马脖,是我们打水仗的游戏最为难度高的一个了,我们找好对子,给对方一同打水仗,在水里个子小的骑着个子大的马脖子上,手里拿着泥,往对方那个骑马脖子的人头上脸上互相扔泥巴,看谁能够撑得时间长,看谁先输,先输的一方,必须的让胜利的一方在有水有泥的浅水地骑在身上,驮着走一小段距离。骑在身上的人还得向骑在马身上一样的打驮者的后屁股。这种游戏笑的我们前张后仰,每次都是草草收兵的。

打水仗的同时,有好事者,在偷偷地藏起其中一个人的裤衩子,不笑,不知声,装模装样的,等到差不多了,吆喝着水里的人上岸,等到上岸的时候,其中有人光的腚满处找自己的裤衩子,等到有经过河桥的时候,有人故意调侃藏起者,并且刻意的给女生打招呼,没有找着裤衩的男生,只好悄悄的藏在腊条棵里不敢吱声,更不敢说话,怕露丑,越是不理越是喊的紧,等到女生走远了,才敢四处张望的寻觅自己的裤衩子,就知道被某个人藏起来了,究竟藏在哪里呢,找到急急的时候,眼看着眼眶包着眼泪,即将开口詈骂时,才有人告知裤衩藏的地方。最后一笑和言。

我的记忆里存有偷瓜吃的六月。我和伙伴们,洗澡时间长了嘴头子都是黢青的,青青的发紫。不知道是谁突发奇想,到地里偷甜瓜吃的,我们来到有甜瓜的地旁边,在地沟旁边开始悄悄地爬行到地头,看瓜的老头子,离我们远,我们就以闪电般的速度,爬到地里不问熟不熟的,摘上几个瓜就起来快速地拼出吃奶的劲头遁逃。看瓜的老头一边追赶我和伙伴,一边谩骂着,我们权当没有听到的一口气跑到老头儿追不到的地方,我们围坐一起开始分吃。心里美滋滋的。有时候吃到苦瓜蛋子,苦的悲桑,我和伙伴们只好站起来,手里拿着瓜对着大块石头蛋上面狠狠地摔去,啪的一声,瓜叫我们摔得四分五裂,飞溅的四面八方。有时候我们偷吃瓜也有不成功的,我们很远的走来,看瓜的老头儿从瓜屋子里出来,走在田塍里,看到我们几个孩童直奔他的瓜田走来,老头儿就在离我们很近的时候开始恐吓我们,不准我们走进他的瓜田,我们不理老头,也不说话,眼睛直直的盯着瓜田,徘徊扫描在那些大大的瓜蛋上,心里也是馋的痒痒,在寻找最佳有利时机,老头儿也是围着瓜田转悠,眼睛里射出惧人的光芒,嘴里不断地念叨着,想挨揍的,咳嗽一声,不然,赶快离开。否则不客气。我和伙伴们没有看到下手的好时机,因为只要下手,我们是跑不出老头的手心的,没有足够的于老头保持距离逃脱的,是不能轻易的下手的,否则,对于老头来说,等于瓮中捉鳖手到擒来,岂不是自找苦吃,伸头挨弹?我和伙伴不打无把握之仗,只好悻悻地的走开。

记忆里的六月也是我学习骑毛驴的月份。我和小伙伴们在看到生产队里的牲口院子里,四周无人。走进院子,还没有成年的小驴在躺在地上休息,个头小,我就爬到小驴身上学习骑起来,小驴羔子不听话,使劲地跑,我就薅住驴的鬃毛,有时候双手抱着驴的头,骑在上面,驴老是跑动,我就跟着跑,非要骑起不可,有时驴跑累了,我也累的张口气喘,心想,驴已经累了,坚持住,坚持就是胜利,驴愈是累,我愈是要骑得,骑在驴身上用脚勾住前大腿,慢慢地走起来,十分惬意的。有时候趴在驴身上,恐怕驴不听使唤把我甩下去,撅着腚挟着驴,挨摔是实在正常的事情了。我有个耐性子,驴不听话我就要骑,叫我骑没有事的,不叫我骑,我还偏要骑得,奶奶的,你愈不叫我骑,我愈骑得,我的性格就是犟,当时有不学会誓不罢休的性格和决心。骑完驴羔子后,不,就去骑小牛犊子,小牛犊子,专门找个头小的欺负,骑驴骑牛骑上瘾了,一直沉浸在学习骑驴骑牛的高兴当中,一连多日都是在没有人的当空,学习骑得,俗语说,人善有人欺,马善有人骑。我就专门找个头小的,连尥蹶子都不会的老实的小驴羔子,间或是小牛犊子学习骑得。骑得有瘾了,愈是学习的差不多了。愈是想骑得。不骑心里不痛快的。有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牲口院子里,学习骑毛驴羔子,或是牤牛犊子。骑驴也是愉快的。湖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当你掌握住骑驴的经验后心里别提多高行了。以至于现在看到小毛驴蛋子,还想勾起小时候偷偷学习骑毛驴羔子的情景。心里有点痒痒的还是想去骑得,只是到了年近半百的人了,心有余力不足也。

因桃得福是我六月里的无法忘却的记忆。

六月娇艳似火,我和伙伴们在“米山”水坑里洗完澡,炙烤的我们几个小伙伴们的脸蛋皱起眉头,我们噱摸着寻找解渴的泉水,往山顶走去,穿过荆棘的草丛,找一片树荫坐下来商榷着如何解渴地方去玩,突然,往山下东南的方向俯瞰,顿时叫我眼前一亮,哎,山坳处有一片世外桃园,我和伙伴们好个惊喜,心想这不是绝好的解渴圣地?这片果园的地方也真会种,竟然种植在山坳里,一般人不会发现的,周围都是葳蕤茂盛的树林,稠密的树叶遮挡住这片桃园,几乎不注意留心的话,是不会发现的,白白的桃子,在绿色映衬下格外的显眼,尽管枝头被桃子缀着下垂,丝毫掩饰不住白白的缀满果园的桃子,桃子,撼动我们的饥渴的,它不仅解渴,还是香甜可口的食物,也许是我们小孩子眼尖吧,偏偏就叫我们发现的“新大陆”,惊喜自然是必不可说的了,我和伙伴心中立刻便升腾出一股无法遏制的自豪感,兴奋感,垂涎欲滴感,我们十二分警惕地在山上侦察偷窥着四周的动静,没有发现任何有人的影子,透过绿色层峦叠嶂的树叶,我们的几个伙伴的光芒直射到桃园的桃子上,白光点点,点缀的绿色其中,就是桃子,这回的桃子我们可知道不像甜瓜蛋子一样的有苦有甜,桃子几乎没有苦味的,即使没有熟透的桃子,吃起来最多就是口感涩些罢了,那样不会影响我解馋的心灵,这么大的桃园怎么没有人看的呢?我们在思忖在着,在一番商讨后感到疑惑,偌大的果园不可能没有人守候,没有老头儿,起码也得有个老媪看果园吧,我们不可能第一个发现这个果园的吧,我和伙伴们,开始摇摇欲试的再次侦察一番的,蹑手蹑脚的彳亍前行,每到一个坑里,我们就小心翼翼的停滞着观察周围的动静和火候,因为我们不会没有人看的。堂堂的偌大的一个桃树林园,兀自没有人看,是不靠谱的,不符合逻辑。悄悄的不带响声的进入到桃园的跟前,我们时不时得不断地四处张望和极力地搜寻,我和伙伴们,在猫腰透视着,因为桃树底层是桃树的树干部分,没有树叶等遮挡物,目光贴着地皮远射,能够穿越到很远地方,仿佛这个桃园属于我们几个伙伴,我和伙伴们悄悄地蜂拥而上,大胆的摘桃子,够不着,就爬树够,边摘边吃就像孙悟空一样的啃吃着,一时失去了戒备心理,我们那里解渴简直是饕餮之徒,心里忐忑于兴奋交集一起,吃的差不多了,我和伙伴们,没有说话,只有哑语描述,摘得大桃子一大抱拿不走,我示意脱掉裤衩子装兜着走,光着腚(家里生活贫困潦倒,我和伙伴,平时上身几乎没有衣服穿的,整个夏天,下身只穿一条裤衩子,有时候,就是裤衩也是带着补丁摞补丁的裤衩,那时流行口语叫,笑不笑夏,就是夏天哪怕穿的再少,也是没有人笑话的,有时我们都是男性的,光着腚也是属正常之举),猫着腰,心里正要庆贺胜利的果实到手的时候,站在!一声响雷呵斥,吓着我们当场把兜着桃子一个不剩的全部都吓掉在地上,我和伙伴们,听到响声,也许条件反射,只管撒腿逃蹿,几个伙伴们拼命地跑,我们那里是大人的对手,四五个强悍大人短短只是几步的工夫全部把我们抓住,我和伙伴原来全部中了埋伏,几个光腚孩哪里逃,我们不语,只好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的跟在强悍者的身后,一人扭着我们的胳膊一个的,领着我们要去的地方。心想,完了,原先所有的看庄稼人都是老叟,怎么这个果园偏偏就是强悍看的呢,如若是身弱病残的老叟也许不会被逮着吧,要是家里的大人知道了,准要遭一顿毒打打我们的屁股不可的。不打个半个死也会扒层皮下来的。越想愈加感到恐怖,心里老是感觉到纳闷,哪里来的这么多“天兵天将”?还是的,根据看瓜的惯例,一般都是老叟,这回我们是遇到天敌了。倒霉!喝凉水都是塞牙。我们哪里是强悍的对手,他们一步并作两步的飞跑,一口气的工夫,就把我们几个光腚孩拽到了他们的“根据地”,到了地方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的屋是建筑在悬空的,屋上全部用树枝子遮挡着,从桃树底层看一点是看不到有屋子的影子,从外面看,无法看清是屋子,装饰外表,俨然像个大桃树在外边,连门都是用树枝子遮挡着,门的颜色是绿色的,屋子周围是用绿色的漆刷成的,他们从梯子爬上,梯子颜色也是用绿色油漆刷成的,遮挡的树枝子都是新鲜的,丝毫没有感觉到干枯的屋,无论是远处还是从近处如若不去仔细辨认,都是无法辨别出屋子的。怪不得我们没有搜寻到人的影子,屋子里有张桌子,旁边是几块平整的石头留着坐的,还有地铺,看样子是打牌、睡觉、吃饭的地方。天要下雨,强悍要收拾我们,我们只好任人宰割去吧。谁叫我们事先没有洞悉到呢。审讯开始了,他们问我们哪个村的,叫什么名字,我们默不作声,缄口不言,任其训斥。他们几个用草绳拴着我们每个人的脚,手背反剪着。在这高高的屋子里,尽管抽风凉爽,我们却是没有丝毫的感到舒服,在这逼仄的楼阁里,我们任其有天大的本事也是难以逃脱的,除非是会想孙悟空一样的会变成小苍蝇,否则插翅难逃。他们开始诱惑我们说出是哪里人,干什么的,谁先说出来,叫谁先走,先回家,我们说到做到……。我是不信这一套的,是不是在诱惑?是否是在吊我们的坦白的胃口?简直都要涅槃了,还叫我们坦白?作为小偷,我们明白,只要被抓着了,都满村的游街游斗的,谁偷着什么东西,就背着什么东西的,并且在后肩上插上一个高高地牌子,胸前脖子上戴着一块白纸黑字的牌子,大概牌子上写着:“别学我,我叫××× , 偷着人家的东西,我罪该万死!”的字样。驼着背,背着所偷来的东西,走街串巷的吆喝着,手里还得自己敲着铜锣,敲打一声,喊上一句,走上一步,敲一声锣,吆喝一声的,走上一步,如此往复。所到之处,都是有村民和孩子们用木板、棍子、石头、沙子、小刀在腿上,或是脚上或是脸上抽打乱划破的,任其摆布的划来抽去……我和伙伴们谁也不愿自己说出来。想到这里我们愈加不敢轻易的说出来,心里不断地筛糠一番的哆嗦着,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悲催的我们双腿几乎站到有些抽筋,但有一个信念,大有“冻死迎风站,饿死不倒槽“的气概。

过来好大好大一会工夫,我们其中有伙伴耐受不了如此的煎熬,有伙伴开始被“投降”,如实的坦白谁是主谋,谁是从犯,告诉他们是哪个村的,各自叫什么名字。

我们耷拉头,完全像泄气的皮球,任其摆布吧,他们开始慢慢地解下捆绑在身上的草绳。放松了,我们的脚上,手上处处都是一道道红红的印记,霍霍的疼,我们都揉搓着手,没有在说什么。他们指着我说,你是老师的儿子,怎么能够偷东西呢,你的教过我们,我们都是跟你的父亲上过学,你的父亲是个大好人,教会我们去做人,你却给丢脸至于吗?……一番教育后,我的脸是火辣火辣的滚烫。泯着嘴,咬着牙,默不作声。此时,我才知道,父亲是运河两岸一带有名的教书先生,我却给丢脸,有损父亲光辉的形象。发毒誓,如若这回放了我,不能再做如此龌龊之事。我的头上身上直冒汗水,末了,他们让我们吃下偷吃的桃,开始我们还是不好意思的吃,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胆怯的,没有一个人去吃的,结果他们不悦,板着面孔,正色道,必须给我吃!否则谁也别想回家见到。我们只好慢慢地吃起来,吃的香味几乎没有刚才偷吃的味道,吃了几个后,他们当中有人说,看在我老师的孩子的面子上,这回就放你们一马,今后再也别偷了,这是公家的东西,学生都是不能拿公家一针一线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怎么学的?这回破例,都给我拿回去,穿上裤衩子,到了家,就说是我们送给你们的。到家替我向老师问个好!我和伙伴们没有说什么,只是像鸡啄食一样的直点头。末了,我们拿着他们为我们准备的草绳网兜,提着我们的偷来的桃子回家了。奥,对了,还有我们丢失的裤衩子。穿好裤衩子,到了路上,我们还是心虚的走几步三回头,看看有没有说真话,有没有人盯着我们,是否是放长线钓大鱼。等待走的很远很远的时候,我们才把心放到肚子里。然后高兴地大踏步的回家。刚才那种难受劲顿时被因祸得福的尽头全冲消。后来,我和伙伴们再也没有从事胆大的干过如此损人害己的事情,也许是为了庇护父亲的名声吧,也许是为了给父亲的名声里不愿抹黑的缘故吧,也许是……反正荒谬透顶的偷桃,如此经过的滑铁卢“事件”后,再也没有从事过,再也没有提及过。到了家,父母问是从哪里来的,我就隐瞒说是山上那几个强悍送的,说是你的学生,父母以为是真的,还去猜一阵子名字。末了,还说学生有用了知道了,能够做个正直的人,父亲就算是没有白白地教他们的。父母亲洆濡在幸福之中,我也羞赧的躲藏父母的眼光,一声不吭在玩耍着自己的事情。

童年的六月摸蛋的生活,那种高兴劲,到现在想起时候还是不免失笑。

摸鸟蛋是我拿手的好戏,爬树,爬电线杆子(虽说水泥做的,可不是现在供电局架设的火线,是公社于公社之间的通话用的电线杆子,如若是火线那我早就没有命了),是我拿手的好戏。伊始,在同伴多的时候,我我却故意低调,我是低调的显摆人,那亦是我的性格,小伙伴们都知道我是高手,我就不说先上,他们怂恿着我去爬电线杆子,十几米高度电线杆子,光滑如泥,可是在我眼里那只是小菜一碟的,我赤着脚,吐口吐沫,一口气哧溜哧溜的上去了。用手伸进去能够摸着好几个鸟蛋,有时候能够摸着好几个鸟呢,摸着成年的鸟,分给几个我的拥趸的铁哥们,到家里用线拴住腿,放在纸盒子里,听着鸟叫,张着嘴,我们喂一些粮食,有时候鸟不愿吃,生气,我就掰着嘴拿着粮食往嘴里灌,往嘴里灌水,玩不了几天,鸟就被活活的气死了。我就在去捉鸟。鸟蛋,我们拿回家用水煮着吃,挺香的。有时候因为爬电线杆子,特别是下来时候,都是肚皮贴着电线杆子,电线杆子少有粗糙的地方,剐蹭的肚皮一道道红红的血印子,不怕,只要高兴,具体疼不疼,那倒是小事一桩的,没有感觉的。爬树是个胆大的活,有时候能够爬的老高老高的,只有爬树才会能够够着鸟蛋的。乌鸦的鸟蛋了,喜鹊的鸟蛋了,云雀的鸟蛋了,都是我们玩耍的玩意。伙伴们都是喜欢和我打成一片的,因为我有爬树的本领。

从村庄的东头,到村庄的西头,从村庄的城后,到村庄南的城里【我们村,古代叫偪(偪:读音为去声bi)阳城,偪阳城是古代偪阳国的都城,公元前563年,偪阳国为13国诸侯联军所灭,历经几千年风云,留下一片风尘旧址隐没在沧海桑田的变更之中。但是,现在早已成为废弃的古迹地,名存实亡,因而,我的老家的村名有城后,城前,城北,城里,城西,城东只说】,几乎所有的大树,都被我爬过,哪怕是外村的有鸟巢的地方,我也是爬过逮过鸟,摸过蛋。现在尽管年洎半百的人,几乎每年夏天到老家,不管是自己家的,还是邻居家的树,需要修正树枝树杈,我都是当仁不让的为其免费体验和得服务的。受到了邻居大娘大伯的心理满足得高兴的赞许。其实这都是时期学会的猫爬树的“技术”。

也许是年岁的增长,目前的我有点恐高症了,但,不大影响我爬树修剪树枝的情况,孩童时期学会的爬树活,眼下成为屠龙之术了。

男扮女装的是我六月里的最多的游戏记忆。

我的嗓音只要稍一拿捏,就会发出的声响,在同伴当中,在女人不够的情况下,都只好推举我,我也是主动地男扮女装一把的。唱天仙女下凡的。我扮演天仙女。像模像样的,扮演贫贱夫妻,虽说天仙女的歌声我们不能全部唱的,那没有关系的,不影响我们的游戏的,我们唱董永牛郎织女会天河的,胡乱的唱一气,有时候也演绎王三姐住寒窑节目,有时候也演唱梁三伯与祝英台十八相送等节目,其余人都是跟着当陪衬的。有说有笑的,最后只好在乱七八糟中草草收场。

有时候我男扮女装的娘子,来学大人娶妻子一样的场面,有司仪,有父母,有抬轿的,有用手当做喇叭状的,吹吹打打的响声一片的。好个热闹的。最后欢欢喜喜的度新房。才是完结。儿时的游戏和娱乐是没有泯灭的烙印,岁月无痕,日月轮回,记忆有情。

癫痫病能死亡吗

翻开六月里捞花生的活路记忆,历历在目的是掩嘴而笑的童趣。

花生生产队里收拾完了,我和伙伴们在放学或是礼拜天的时候,总能挎着粪箕子(我的老家叫粪箕子有的地方叫挎篮子,是一种用蜡条子编织而成的,能够挎上肩膀的,下地里割草,挎大粪等都用这种),手里拿着镢头去到湖里(我们这里去田地叫去湖里),我们边捞,边吃,香甜可口,有时候遇到发芽的花生,我们就把牙子掰掉吃。一个上午几乎没有捞着多少,都是没有吃的工夫长,孬的花生都是被我们吃进自己的肚子里。只捞的一点点勉强的盖上粪箕子底的就算不错了。稍微慵懒的伙伴,连粪箕子更是盖不上的。那就叫不会捞的。到家里的,是要被大人奚落的:你看人家谁谁都捞的多少多少的,父母的奚落也是吓人的,如若反唇相讥,那是要会遭到大人一顿毒打间或毒骂的。

地是生产队的,有时候,我们不能老是撅着屁股捞的,一旦被看庄稼的老叟发现了,会很远的就吆喝的,那时,我们必须飞快地逃跑的,否则,我们别说捞花生的,一旦逮着了,镢头是要被没收的,甚是粪箕子也是被砸烂的,那可是白砸的。有时我们跑的一路颠簸的,不但所捞的花生没有吃着,一路颠簸的几乎一个花生不剩的,全部都撒落在逃跑的路上,只要没有被逮着就是万幸的。待到我们回睨着看庄稼的人不追了,我们才可喘息一会的,看庄稼的人一般都是老叟的,因为他们的身体不好,年龄偏大,不能再从事重体力劳动了,生产队里照顾他们的。所以,本来就离我们远,他想追赶上我们,断然也是很难的,因为很远很远的,在空旷的田野里,我和伙伴的视野能够延伸到好几里地呢。老远的就发现他们的,等到他追跑来到原地的时候,我们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有时,我们也是无法发现他的,在我们正当几个兴奋的尽头上,看庄稼的老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弄的我们猝不及防,我们撒腿疾跑,四处狂奔,也是“难里逃生”虚惊一场。有时候,老叟沮丧的也只好是破桑谩骂,我们只当是耳旁风一样的认为,他的骂声叫大风刮跑了,只当是自己骂自己罢了。有时,老叟被我们气的蹦着跳着破骂,我们更是一同吆喝着,起哄者,嘲笑着,讨骂着,心想,能够气死正好,溢气人之词不绝于口,坐在远远的高处对着老叟,故意的埋汰他,他也一肚子气的叫骂声一片。

有时,我们运气好的话,捞的比平时多,心里有底,那就快慰。就从家里拿来的火柴,捡拾些柴火棒去烧花生吃的,花生没有烧好,不是糊了,就是半熟了,我们兀自吃的喷香爽口。弄得满脸满嘴都是嘿嘿的一道一道的,特别是嘴巴边鼻冀沟,活像个唱戏的胡子一样的又黑又长,互相面面相觑后便扬脖而笑。我们当要回家的档口,不得不在河水里洗个澡干净一把方可回家的。否则又要受到父母莫名的训斥。那可是得不偿失的。

十一

煞黑逮“瞎碰”的浪漫六月里,叫我记忆的脑海无法消失。因为趣味横生吧。

每到煞黑天,我就会自发地拿着瓶子,或是竹笼子奔跑村庄大沿(村庄南有条公路,我们俗语叫“大沿”)南面的河岸边,我们都叫南河,因为在村庄的南面,取其名曰南河。这个河流的两岸种满蜡条子,蜡条子每到黑天都是到处乱飞的瞎碰的虫子(学名也许叫金龟子,因为眼睛黑天看不到东西,到处乱飞乱碰,外衣上有硬壳,飞碰到哪里,再回飞,我们当地人给取土名叫“瞎碰”有时候飞碰到人身上还有点疼的感觉)。

我和许多伙伴们,都是跑到河水的岸边上,用手去掠蜡条子,一只手攥着底部,另一手从底部往稍上掠,一掠一把,不一会工夫就能掠一瓶子的。由于我们都是站在河的边缘的,稍不留神,脚下踩上泥一打滑,滋溜一声,就仰着身下河去了,只要听到噗通一声的响声,就知道有人掉进河里,我们其他伙伴都会在此时大笑不止的。有时候,我们还会故意的几个人在一块的逮瞎碰的,故意的相互拥挤,有时候,有谁看到自己不行了,要滑到河里,还得找几个垫背的,故意的一把薅住站在外边的人,一拖拉的几个人互相簇拥着、拽着、吆喝中滑进了河里,好个一阵子爽笑,有时候这边有人刚刚的滑进去,另一边就有人集体被人连拽带拉的又进入河水里洗个澡上来。当时在同伙当中全部会游泳的。所以,不会怕掉进河里淹着的。我和伙伴只是赤着脚,上身光着脊梁,其实整个夏天上身几乎没有穿着背心的(只有在走亲戚时候,才是会上身穿着背心的,彰显文明些,我和伙伴的上身几乎全部是黝黑黝黑的,肌肤和现在的巧克力差不多)。偶尔有几个劳力来掠瞎碰,我们几个伙伴绞尽脑汁的想法子的来对付他,想看个大人掉进河里的样子那种狼狈相的,我们小声的咬耳边子,十分的小心的,故意装作一般正经地掠瞎碰。慢慢地抹到大人跟前,大人身高体重,我们必须是几个伙伴同时用力的才有希望把他推进河里的,否则,我们的诡秘行动会全功尽弃的,有时候,大人看出我们的破绽的,我们只好另寻良策。不然,没有好戏看的。我们几个伙伴们有时候,一拥齐上,一鼓作气地把大人拥到河里,我们心里高兴劲儿,更是别提了,哈哈哈的笑声不断,一旦有大人被我们拥进河里,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跑过来看个笑话、热闹的。大人也是骂着“小贼羔子!您娘的腿……”等等,边骂边在嬉笑中的上岸,大人一般也是上身赤膊,下身只穿条裤衩子的,大人上来后,还是口中骂骂有词。我们都是一阵笑过,又一阵笑声,此起彼伏的笑声不断。

我们逮着瞎碰,一般都是翌日早上在鸡笼子里刚刚放出的时候,才会将瞎碰倒出给你吃的,大鸡一口一个的忙啄着,一会光景几个鸡抢着吃的光光净净的,看得出,鸡吃的好个痛快,没有吃的了,鸡还是咯咯的在瞅着我的手里的瓶子,我告诉鸡:没有了!明天再逮,好好的嬎蛋吧,不然,不给吃了。好好的嬎蛋敬我!

十二

童年的六月是幸福的,真是我的六月我的童年,童年的六月里精彩曲折的故事是多姿多彩的,说不尽的童年道不完的趣事,数不尽的故事,唱不完的歌,写不完情。

首发散文网:

© wx.kzmau.com  真恐怖故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