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缘来缘去_散文网

来源:真恐怖故事网    时间:2021-08-28




缘来缘去

我与雅认识,应该说是一种偶然,又是一种缘。

那是一次服务中,县上开拔志愿服务队,我就在其中,当时天空只是零星地飘了点,让原本热燥的空气,徒然冷却了起来,而我就穿上了那件深色的衬衫,戴着红色的志愿帽,穿插在志愿服务队中。

我们的志愿服务,是县城的主街道,同其他的志愿服务团队有点区别。他们有些在广场服务,有些却直奔敬老院,去为老人送去心与温暖,而我们却是为着这些护栏、花池干净,捡拾垃圾,当然还包括擦洗街道上的设施。与我们同行的有好几个人,而我所认为的那个小雅,就在其中,存于我脑中的-----她是一位有着长头发的,却又得可爱,让的娇小玲珑藏于秀气当中,如果不是微风的搅拌,我们很难正面去瞧她那一头黑黑的长发,只见她一脸温和,微笑的面颊与一团和气的眼神,就算让她生气,也看不出,她是真的生气了。她待人很诚恳,就在我服务花池、提水擦洗护花栏杆的当会,因为手中拿着一个包,不便随放,也就对着我身旁的所有女发出了请求,也包括小雅,问,有谁给我帮个忙,拿一下包。小雅听见了,第一个伸出手,可就在当会,我的对面,我的同事顺手将包接了,而小雅无甚言语,又回到自己位置上,好像在等看我下一个指令似的。

花池内有许多垃圾,白色污染,让已经原本绿色的承载,已经不堪重负了,小雅是主动加入其中的。因为没有白色的捡拾袋,这让我着了急,原先所要求的清洗工具,比如小桶、扫帚,还有擦布等,好像都派不上用场,原由是花池是敞着的,没有护花栏,仍然是一个散着的城市方块,在为城市的美,绽放着她们的风采。好在路边光柱上有了闪着的霓虹灯,这、这街、这花池,就不会凸显出它的。小雅像似找着了活,只身探进了花池,可花池原本的花就比较稀少,只有一小片一小片镶嵌在其中,如果不是菊花黄、辣花红,全部的神采就全让小榆树的青翠给占去了,一大片面积的绿,反倒显着这红花红、白花白、黄花黄的特别了。

小雅身穿浅色衣装,如果不是秀发飘在其中,是很难觉出这花中有人,人中有花了。小雅大概就完全融在其中了。( 网:www.sanwen.net 山东青岛得了癫痫怎么办)

我们提水在比较远的地方,每一桶水拨在花上,还有绿草丛中,更有甚者,是那翠绿的小榆树叶,因为水的润泽,拨在上面,便觉出一层新鲜的绿来,那是早晨凝结在上的露珠,却全让我们给点缀了出来。小雅先是加入花池,可没有捡拾垃圾的小袋或小框,只好用手将捡拾起来的垃圾堆在其中,如果不集中,还真的看不出来,原来这么的东西也能藏污纳垢,好在至清至纯的的捡拾,让其污者不显其污,浊者不显其浊了,只有那些立在花池内的花草树木,仍然做着独自的。它们不知道,自己已经身陷污棹泥了,却不能洁身世外,只能跟着做了无谓状,任凭风吹来,任凭雨打去,好在有观赏者,并没有完全辨别出其中的味来,只是觉得来这一遭,依然是为的灿烂,却不会知晓,生命有其宝贵,是看好主公的珍惜与呵护的,小雅就是为这呵护而来的,可也只是瞧着的无奈,因为这些垃圾并不是它们自生的,而主要是来自外界的纷绕与人的随意可为,使他们逃离不了这一处境,只有紧挨着的份。

幸好有珍爱绿色生命的使者的到来,像这等的志愿类服务。我们先自为了捡拾垃圾而作努力。一个卖水果摊的小贩,看到我们发出的要他给出筐子的请求,只是回答不愿意,理由很充分,那就是这些筐子他都需要,尽管有些空白,暂时还未用上,但这些------他要靠这些筐子做生意,过。我们又说了,这框,你架子下面不是很多吗?回答说,框是很多,都是一个有一个的用处,多余的,我早就拿出来了。我们又说,我们能借一借吗?让框可以将花池内的垃圾装了,他只是摊了摊手,说:“真的没有!”接着,我又用手指了指,那位买水果的中年人,顺着我的手指方向,看了看,还是没有弄明白,见我们人多,是匡不住的,便说,这垃圾放在里面好好的,为何要捡拾出来,再说,你们捡了,可以直接放在垃圾堆里,要寻求一个框做什么?看样子,我们的说辞,我们的努力,多半是白费,并没有让他有一点感觉出来,看样子,我们只好另寻他路,原由是志愿服务,就是服务这城市的美,虽没有在某些方面,让这位买水果的有点感知,能够志愿加入服务队伍中来,但他多少表现出有点良知,看了看我们的服务,便给我们提议了,说在某一处,有一些废弃的可以用,经他指点,我们的确找到了去处,那是一个蓝色的塑料框,里边虽然没有大的缺口,但外面的围栏,就已武汉有没有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经有了缺口了,看在花池的确需要的份上,这个被废弃的竹筐又被派上用场,至少它的作用不必再和那些没有用的废木屑料挤在一块了,大可以随我们的志愿服务而发挥作用了。

蓝色竹筐在绿色丛中出没,有好几次,小雅就和我出入在花池里,像这样一个清纯姑娘,不嫌脏,也不嫌累,随我们一同捡拾垃圾,有好几次,为了捡拾同一堆垃圾,我们都会碰触在一起,相偕而笑,也就不再言语,又继续捡拾花池内的白色垃圾,好在城市的街道,正在修护,花池内的垃圾也就没有那么醒目了,但我们的志愿服务队旗在飘扬,有几个出没在路边,正不断地擦洗路边的灯柱,将上面贴的部分,全都撕下来,并用水一次次擦洗干净,小雅除了入花池捡拾垃圾外,剩下就和他们的团队一起加入擦洗行列,就这样一组挑水,一组捡拾垃圾,还有一组擦洗,队旗在他们手中飘扬,小红帽,也增添了城市的色彩,就在这平常的志愿服务中,有好些人都会从店里走出来,想看个究竟,看着志愿者的队旗,大都也就明白了,有些店员放下手中的活,也加入到捡拾身边垃圾的行列中,有些像往常一样随手扔垃圾的,看到这一幕,也有收敛,自觉地投放到垃圾该处理的地方,而不是白色泡沫飞物,随了街,随了人,也随了风。城市倒像吹着一股清新的风,就在我和小雅这志愿服务当中,在志愿者的互助与服务中,在红色飘扬的志愿队旗中,这条上连宅区,下连主街道的五道桥街,也有了别样的色彩。

我们服务了这条街,也就随了大队人马去了另一条街,我们每走到一处,有笑声,也有议论,更有城市的清新与整洁,在我与小雅的手中,就在我们的脚下延伸------

这一次,我是邀了小雅的。我是拣了临近玉兰树的窗口,这是一个民族餐厅,其位置也恰在玉兰树中间,旁边是一个军事管理区,平时少有人来,比较安静,而在它的下面又有一个餐厅,一株树,是我拣了一个临近的窗口,不是餐厅的房舍不多,倒是这样一个窗口,玉兰树离窗口比较近,如果不是餐厅饭菜香,只要待在这窗口,就大可以闻到玉兰的花香了。

玉兰花小,碎碎的,交叉着排开,从来不愿意将自己的花朵孤立起来,倒有一股的劲,就这样,整枝整枝地开放了。

今天相邀来的,就是小雅,从网络的留言与告知中,小雅的回答让我吃惊!说“我们没有正老年性癫痫如何治疗面接触过-----”我说:“小雅,我们不是已经正面接触过吗?而且你的形象与色彩已经印在我的脑海中了,怎能是没有见过面呢?”

小雅没有回答,等了一会儿,网络出现一行字儿,“我们的确没有接触过!我们只是上,就如同我与你现在这样的交谈------”

“呵!真的吗!”小雅说:“真的!”我以为小雅又在开玩笑了,我说,我们明明见过面,还有就是为同一个事,我们还携手过。

可这样的回答,对方很茫然。

只好,我提出了一个想法。我说,今天阳光很充足,却没有燥热,有一股微风在拂动窗前杨柳,我顺着这一排排杨柳风,大可以往南去几百米,便可以寻到了。我们约会地点-----民族餐厅,“是的,可以吗?”对方的回答,是不想打扰,而我却执意邀请了。

然而,我左等右等,小雅不来,我只好对着电脑上留下的电话号码拨了拨电话,并张口说:“小雅,你好!你在哪?”小雅回答说:“你好,我已经顺了那排杨柳走了腊树街了,顺着过来了。

我没有看到你,你在哪?”

我说,我就在那个餐厅,前面有长着几株玉兰树,我在玉兰树跟前站着。

小雅顺着往前走,我顺着往回找。他在电话里不停地说,而我也在,却发现小雅就在腊树街的另一端,我在街的另一端,同样地回答,“我已经看见玉兰树了!”我说,我就在玉兰树跟前。

“你看见我了吗!”“我已经看见你了。”

“我也看见你了!”我瞪着大眼,真的发现小雅就在我的前面,我发现她不是印在我脑中的小雅,倒像换了神采与真容。这个小雅,已经大过头了,是留了职业发束的,却没有那个------小雅飘着与留着的长头发香。

“你是小雅?”小雅瞪大眼睛说:“是,我是真的小雅!”我们见面,就颇有点面面相觑了。“我真的是小雅!”后来,我仔细搜寻留存于我脑海中的小雅,经常喊我大哥的,看来不是她了,而是换了一个人。

我们边说着,也边笑着,就进了那个靠近玉兰树的餐厅,座在那个靠近玉兰树的窗口,桌子上,已经换上了茶杯,却没有茶叶在其中,刚一座会,我们就迫不及待地聊起我们共同研究的话题,“谁是真的小淄博癫痫医院比较好,一看就懂雅!”可她说:“我是真的,是真的小雅!”

我说,你是刚来宣传部的吗?她说是的------

我说,你原来在哪里?她说:“我原来在乡下。”

我真有点惶惑了,难道这世上还让我碰上两个小雅不成?

她问道,你认识的那个小雅也是宣传部的吗?我说,是的,只是没有仔细问吧了,可我经常见到,而且见面打招呼,我是这样叫的,小雅,你好!而她的回答是,大哥,你也好------

看来,我是真有点疑惑了,难道宣传部真的有两个小雅?在我面前的叫小雅,另一个我常叫的也叫小雅?长相又不大相同,一个个头大,一个个头小,一个短头发,一个长头发,先不从服装来说话,可能的确是两个人,看来,我是真的把别人当小雅了,不过,从她后来的谈吐中,我才知晓,我面前的这位才是小雅,而那位就可能不会是小雅了,一个温婉而雅,一个是柔中带刚,我却都谈得来,什么相识是一种,什么生命最宝贵,什么放得下,才能让自己度得开,不至于那么负累,更多的谈到了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一堵墙,心中的因墙而起,又因墙而止,墙是自己建立起来的,又很难冲得破自己这堵墙,所以自己常常苦闷。

小雅说:“无论我是真是假,我们有过一些谈吐,又有了些共识,这都是难得的。”我说,我发现小雅与我留在脑中的小雅,越来越像了,像找到了同样一种缘,而且在这缘中,我像寻求到了一种生活的药方------那就是如同窗前的玉兰树,开放的自在灿烂,不在乎别人品得到,还是品不到,只在乎自己的与鉴赏他人的眼光。

同样一种格调,却也有不同结果的生活。

有人会以为玉兰的风姿绰约叫好,而有人却为玉兰的花开叫妙,无论是好是妙,这都是一种态度。

就让我们共同努力吧!

也许是真的,小雅,无论是你,还是她,都会一样,是我生命中遇见的缘。

有一样的美好,一样的兴趣,也有一样的祝愿,更有同样的真诚与友善,去为他人,为人生,为需要帮助和志愿服务的当下社会。

心雨供稿

2014年1月27日

首发散文网:

© wx.kzmau.com  真恐怖故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