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潋滟的桃花(六)迷人的夜色_散文网

来源:真恐怖故事网    时间:2021-08-28




等他们找到箫淼,就急急忙忙的告诉了箫淼,“詹飞他晕倒了。”

箫淼瞬间感觉戏弄的仿佛不是他,而是她,她那柔弱的,她那傾时的高傲。

“,你快来,詹飞晕倒了”。箫淼就赶紧拿起手机,急迫的给箫校长拨了电话。

在眼里,无论自己多大,甚至自己已经70或80岁,只要自己健在,自己总觉的自己总有靠山,自己心里总有个家。

箫校长一听电话,就赶紧掉头回来了。

其实,箫淼虽然跟着箫校长长大,可骨子里却依然存在着女汉子的气魄,就像时箫淼的那样。( 网:www.sanwen.net )

箫淼她早跟同学跑找詹飞了,只是她一见詹飞,泪珠儿就不由的流了下来。这还是昨天那个带着干净笑容的詹飞吗?还是昨天那个乐观活泼的詹飞吗?

她呆呆的望了许久,许久,仿佛就在此时静止了……

但瞬间,她又告诉自己,自己不能这样。所以,机警的箫淼就赶紧将耳朵贴近了詹飞,接着观察詹飞胸部有无起伏动作,然后仔细听那有无气流呼出的声音。

待这之后,箫淼流着泪竟不顾的羞涩,嘴对嘴做起了人工呼吸,旁边的同学惊呆了,“校长千金嘴对嘴为一个傻小子穷学生做起了人工呼吸。”

沉默不语,原来的热闹瞬时安静了下来。

“詹飞,你醒醒,你醒醒,我才刚认识你呀,为什么这样对我……”箫淼哭着喊着,花魇瞬间凋零。

箫淼恼自己,为什么刚才还戏弄他?自己心里明明有他,为何自己还戏弄他?

不一会校长到了。见自己女儿呆呆的站在那里,脸上也有了少许泪痕。箫校长赶紧问女儿怎样了。

“爸,我好怕。小时,妈妈总是晕倒,可是最后一次晕倒,女儿不在身癫痫患者要做什么护理呢边,妈妈去了。爸,小飞可不能再离开我了。”箫淼泣着,泪流不止。

箫校长一阵心酸,原来女儿心里还记得那最后一次晕倒。此时,他心理很不是滋味,又听见女儿这样说小飞。

于是,就赶紧看小飞好点没?箫淼也就赶紧把刚才情况一一告诉了老爸。周围那些本来想起哄的同学,瞬间也都静了下来。

箫校长让他们都走了,只是那素梅和大鹏站在那里,仍一直想着今天发生的事,也暗暗的怨起了自己。

多少笑容下遮掩了多少泪痕。那娇生惯养下的箫淼,根本看不出来的薄凉,也瞬时惊呆了大家。

这时,校长赶紧抱起了詹飞,那么高的个子,却竟然那么轻那么飘。

他们急忙往医院赶,素梅大鹏箫淼也瞬时在一起。也许,这不为别的,只为他们的詹飞,或者只是因为他那单薄的身体。

到了医院,医生检查了一下,就说没多大事,不过医生嘱托到,“要好好对待这个孩子”。

“大鹏,大鹏,你赶紧去告诉箫淼,我没资格喜欢她,我只是一个穷小子。”等医生走远了,不一会儿,就听见詹飞急匆匆的说到,微微的声音却让紧张的气氛瞬时好转起来。

“詹飞,说什么呢?刚才多亏……”,大鹏准备说,一抬头却看见箫淼的神情不对,就赶紧停止了。

“詹飞,你不要逃了好不好,不想做我朋友,那我让我老爸认你当干儿子怎样好不好?”箫淼本来的花颜又瞬间开放了,轻声和着。

箫校长只有一个女儿,只有女儿高兴,他又有什么不可以答应的呢?

“你们,不过要好好学习呀,想那个,得大学以后。” 箫校长笑着说。

“老爸,说怎么呢?人家詹飞都那样了,你还取笑人家。”箫淼的小又回来了。只要女儿高兴,箫校长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呢。

詹飞呆呆的望着他们,手却不由的碰了碰坐在床旁边的箫淼的手。箫淼见詹飞的手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比较好,于是就赶紧拿起来放在了自己的心头。

顿时,詹飞感觉自己暖暖的,箫淼也感觉甜甜的,此刻真的好想。箫校长也看到了,也并没去制止。

孩子大了,有人陪着总比没人强。同时,这大鹏看素梅也没有那么讨压了。

可大鹏心眼里喜欢的还是箫淼,因为詹飞在旁,所以就只能偷偷瞅着素梅了,要是我有一个这样的女朋友该多好,所以他也只能不由的选择了沉默。

窗外的花儿开的更艳了,两个孤零零的孩子未来路能一起走好吗?大鹏会放弃箫淼吗?詹飞会一直喜欢箫淼吗?

“詹飞,要通知你妈吗?”大鹏着急的詹飞,但詹飞却摇了摇头。就在摇头间,那箫校长感觉他与一个人更近了,也更像了,但也只是猜测。

医生又给詹飞好好做了检查,并告诉詹飞多亏有人给他做人工呼吸,不然这伙子詹飞就真的有点危险了。

詹飞有点懵了,他只知道,好像睡中自己的嘴巴好甜,好甜。接着,不过一会儿自己就醒了。

他现在回味起来,才知道,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詹飞脸红了起来,初吻就这样被夺去了,好在是自己喜欢的人夺走的。于是,手就不由的看了看摸了摸,刚才自己握箫淼的温度还有没有,但心里是温暖的,甜甜的。凭直觉觉得那个穿连衣裙的就是她,应该是她。

“箫淼,箫淼”,见詹飞在喊自己名字。

“你还记得我?”箫淼笑着。箫淼淡淡的看了一遍又一边詹飞,可总觉的每一次都不同。

“我要回家,叔叔,送我回家吧,我妈该回家了,她在外边给人做临时工,挣不了几个钱。所以她就做了两三份,我不想让我妈担心。叔叔,送我回家吧。”本想让他休息一两天的校长,见詹飞这样说到,就有点不耐烦,但又能怎样呢?

“以后又什么困难,孩子,就来找我,我们挺有缘的。”詹校长一遍说着,一遍抚摸着詹飞的头。

<癫痫发病前有没有预兆p>是呀,詹飞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总觉得医院是那么讨压的箫校长,顿时觉得医院也竟有了丝许温暖。

还是那样的平静,不过多了些许暖暖的情怀。就像王菲的【旋木】,甜美温馨,但也微微透着些许丝丝无奈。

“有华丽的外表和绚烂的灯光/我是匹旋转的木马身在这/只为了孩子的/爬到我背上就带你去翱翔/我忘记了只能原地奔跑的那/我也忘了自己永远被锁上/不管我能够陪你有多长/至少能让你幻想与我飞翔/奔驰的木马让你忘了伤/在这一个供应欢笑的天堂/看着他们的羡慕眼光/不需放我在心上/旋转的木马没有翅膀/但却能够带着你到处飞翔/音乐停下来你将离场/我也只能这样”。

詹飞大鹏他们回家了,家是温暖的。箫淼父女俩回家了,他们是的。

暖暖的泪不曾流,淡淡的心却激荡不已。詹飞到底经过什么,让他倾刻间晕倒,让这样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紧紧的抓住箫淼那柔弱的手。

是儿时的,还是那温暖的相互,不解,也许就像这旋转的木马,音乐不曾停,箫淼也不愿散场。

“吴姐,你还没走?”箫校长刚下车,见别墅门口的吴姐就急忙的问道。

那是怎样一种问候,也许是想得到依靠,想得到关心,却不忍伤害彼此的一种默默的关。

“箫校长,怎会这么晚才回来,路上还是学校出了什么事?箫淼呢?她还好吗?”吴姐不停的问着。

“吴阿姨,当我妈吧。”这时的箫淼见吴阿姨不停的问着,就想借机问一下吴阿姨。

见箫淼这样问自己,吴姐那俏丽的脸也竟有了少许浅浅的羞涩。

“箫校长,饭菜都在桌子上,还热着呢,我该回家了。”吴姐温和的接着说,可是那经历了沧桑的箫校长多想听吴姐说一声“我愿意 ”。

今天箫淼的心有了归宿,那箫校长的心呢,何时才有归宿?

是那样的迷人,夜色中那可爱的人儿更怎么算频繁癫痫迷人。

乖巧的小冤家,善解人意却不忍心伤害他人的吴姐,还有那为女儿坚守的箫校长。

夜色呀,你真的好迷人。迷人的人儿更迷人。

吴姐回家了,不是她不想找个归宿,不是她不想让箫淼叫她妈,只是她觉得还没到时候,还没到她应该那样做的时候。

夜幕下的身影,显得吴姐的身影是那么长,那么长的身影却是那样的。

也许,在别人看来,她是孤独的,但是吴姐觉的她是幸福的。

有,儿子有,自己挣得钱也干净,不像詹飞的……

吴姐想着走着,不一会就到了家。

打开房门,见自己桌上的饭菜还热着,她瞬间就明白了“幸福”二字。

心里暖暖的就直奔詹飞房间,见詹飞还在业,就赶紧取去豆奶粉,给儿子冲了一杯。

笑眯眯的给詹飞端了进去,并对詹飞小声和蔼的说:“不要太晚了,写完赶紧睡觉吧”。

然后她还像詹飞小时那样,就抱了一下儿子,在詹飞额头亲了一下。

不料詹飞却说道:“老妈,我今年都17岁,别这样,好吗?”

吴姐笑了,詹飞笑了。

詹飞心里是热的,吴姐心里是暖的。儿子的乖巧听话,一直是她的欣慰。

吴姐就不由多看了一会儿儿子詹飞,然后就吃了点饭菜,回自己卧室睡觉了。

詹飞开心的写着作业,也许只是因为离开了他,而母亲却不曾离开过他。

那短暂的拥抱温暖着他的心房,他现在有母亲有箫淼,还有那个干爸箫校长。

他觉的他的世界从没有的光明来了,他好想告诉母亲关于今天的事,关于箫淼与箫校长的事。

可等他做完作业,母亲却已经睡着了,还发出了少许鼾声,便又不忍去打搅母亲了。

首发散文网:

© wx.kzmau.com  真恐怖故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